一只妖女出没 - 第八章鬼哭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看穿大人不靠谱内在的付星海,只好收拾收拾心情,将心思放到了解决问题上。先是小心翼翼地试探一番,再叁确认这雾无毒后,才选了岚离开的方向追过去。
    如果他没想错,那个叫岚的妖怪一定是要找放雾的妖怪算账,他的师父是名道士,自然目标就是妖怪,只要自己跟上去了,找人和破解这古怪的雾两件事就一并解决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然后付星海迷迷糊糊间失去了意识,直到被夏铃铛摇晃叫醒。
    “哥哥,你被抓前有听到鬼哭声吗?”女童的声音在山洞里响起。
    “呜呜呜~呜呜呜——就像这样。我们都听到了,那一定是个女鬼,富贵哥都说这里是鬼哭岭了,好多人都这么说。以前娘亲就说了,女鬼都要抓童男童女吃的,我们是不是要死了,一定是这样,那女鬼跑出来抓人啦!”
    “——不会的,我师父一定会救我们出去,所以你不要怕。”
    付星海安抚了夏铃铛,心里却对这个线索苦思冥想,为什么女鬼会突然这么大范围的抓人?
    佯装害怕的夏铃铛,借着自己孩童的身份,将一些小线索说出来。
    刚刚她想明白了,那鬼哭岭的传说由来已久,有很多人都听过鬼哭。
    那鬼一定是属于地傅灵类的,才会年年月月的哭,哭出名气——将鬼哭岭有鬼哭这件事变成灵异传说。问她名字的男子虽然指着鬼哭岭的方向过来,却不代表他就是那个天天在哭的鬼。
    如果鬼哭岭的鬼能离开,那他们就不应该只在鬼哭岭听到鬼哭,鬼哭的范围也不应该局限住。
    所以那男子很可能是路过的,他路过鬼哭岭,路过无名山,然后还第一次遇见一个人——她,并且问了她的名字。
    无名山没有雾,除了鬼哭岭外的地方都没有雾,雾气将她和孙富贵带到了鬼哭岭,也将他们带到了没有出口的山洞。
    雾,路过的男子,因为男子事件被孙富贵骗到了无名山的自己,还有原本埋伏在附近的狗子和大牛。
    表面上都是受害者,但是如果一一配对起来,会不会是因为男子做了某种事,雾散开了,并且追寻他的步伐扩开来,甚至将他们一群无辜的人都卷入进去?
    夏铃铛的心脏砰砰砰跳得飞快,有点像做数学题的时候,找到了思路,快解出答案的感觉。
    然后,夏铃铛将这些信息,穿插在自己絮絮叨叨的话里,说给付星海听,再传到他师父耳边,之所以这么绕弯。
    主要是因为找到了原因的自己,不过是个小豆丁,既没有能力杀死鬼哭岭的主人,也没办法理直气壮的指责那个只见过一面的男子牵连自己。
    她的生命这般脆弱,会因为一起被抓困死山洞,也会因为今日才见识过的,只在传说中的术法波及而死,毕竟谁知道那些搬山填海生风造火的法术会不会打到她。
    夏铃铛从未有这么无能为力的时候,她早前觉得无能为力,在于她知道自己的父母,村里的村长,家族的长辈都能决定自己的生死,就像其他的被卖掉的女孩子一样,穷人命贱,女孩子命更贱,但那是慢刀子割肉,现在的情况是将刀子横在她颈边……随时能让她死去。
    我得活下去。
    夏铃铛想。
    活下去,不是憋屈的活,而是要,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!
    因为觉得自己的金手指过于鸡肋,所以一定程度遗忘掉自己金手指的夏铃铛,自然没有注意到,六边形屏幕里,中间的小红点,好像悄悄地往妖女那个方向伸出了一点点小触角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